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主办 四川法制报社承办

关注:

首页 > 理论实务 > 理论研究 >

夫妻间约定债务的返还
【 2017-07-04 11:14:31 】 【 来源:本站 】 【 阅读:

夫妻间约定债务的返还
  
――兼析《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
  
  摘要:《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规定对于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在离婚时按照双方的约定处理。即只要夫妻间对于出借财产约定足够清楚时,该约定即应对双方具有约束力。面对复杂的夫妻间的财产问题,该规定试图对夫妻间的借款行为进行简单处理。但从婚姻法的财产制度体系以及夫妻间的身份利益分析,该规定与婚姻法关于财产的相关规定不一致,造成夫妻财产问题上的混乱,既无助于夫妻双方因身份关系所产生的相关义务,也无助于保护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实践中,不能简单地套用该规定,应当结合当事人的情况对夫妻间的借款行为进行全面审查后作出综合判断,而不能简单按夫妻双方的约定处理。
  
  关键词:婚姻家庭;夫妻;借款
  
  一、夫妻间借款的理论规范
  
  关于夫妻关系期间的借款行为,与夫妻财产制度无法分离。对于夫妻财产制度,我国1950年婚姻法规定无妻双方对于家庭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而对于约定财产未作明文规定,但1950年4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法制委员会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起草经过和起草理由的报告中提出:“夫妻财产的概括性规定,不妨碍夫妻间真正根据男女平等原则和地位平等原则作出任何种类家庭财产的所有权与管理权相互自由的约定”,对一切种类的财产问题都可以用夫妻 双方平等自愿的约定方法来解决”。1980年的婚姻法将家庭共同财产修改为夫妻共同财产,同时将婚前财产排除在共同财产之外,缩小了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对夫妻共同财产约定范围进行了限制。2001年修订后的《婚姻法》,修改、补充了法定制和约定财产制,并以列举的方式明确了夫妻共同财产和个人转产的范畴。
  
  现代夫妻财产的立法宗旨,决定了现代夫妻财产制主要有以立法原则:约定先于法定,夫妻双方的财产权利和财产义务平等原则,保障弱者利益原则,以及保护夫妻合法财产权益与维护第三人利益相兼顾原则 。虽然婚姻家庭法具有伦理性、强制性的特点,但婚姻家庭的私法属性,允许在一定限度内遵从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就夫妻财产制的适用将约定优于法定列为了第一原则。即法律允许夫妻双方根据其意愿,协商决定和处理其财产关系,而不允许非法干涉。但法律适用的价值位阶,在具体个案中亦需要兼顾其他原则对当事人的利益予以平衡。从民法的视角看,夫妻间的借款以下私法属性不可忽视:
  
  (一)夫妻间的借贷行为系民事法律行为
  
  《民法通则》第五十四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是公民或者法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合法行为。从字面意思理解,民事法律行为系合法行为,实施行为的主体为公民或法人,行为的内容为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民法通则》第五十五、第五十六、第五十七条对民事法律行为具备的要件、形式以及民事法律行为约束作出了具体规定。按《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三个条件,一是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二是意思表示真实;三是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根据上述的规定夫妻间的借贷行为属于民事法律行为。第一、夫妻均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我国对于公民的行为能力的规定,通常是以年龄为界限进行的划分。《民法通则》第十一条规定,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对于结婚,年龄亦是必备条件之一,且结婚的年龄下限已高于完全行为能力的年龄上限。《婚姻法》的第六条规定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因此,夫妻婚后均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第二、双方的借贷意思表示真实。夫妻双方的借贷需双方有借贷的合意,并且从出借一方将资金所有权转移至另一方,以此建立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如果无缺少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借贷行为即不能完成。因此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是双方合意,将财产出借给另一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第三、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属于民事法律调整范畴,在民事领域法律不禁止即为许可,同时我国现行的相关法律法规亦未禁止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更谈不上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
  
  (二)夫妻间的借贷行为实质是民间借贷行为
  
  民间借贷和为属于合同行为,按《合同法》的规定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借款合同采用书面形式,但自然人之间借款另有约定的除外。在合同法领域从未禁止自然人之间的借贷行为。《最高人民法院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一条即规定,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自然人是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归为原始和传统的行为主体。民间借贷的最初发端也是自然人基于个人或家庭生活、生活等基本消费需求而在存有血缘关系、地缘关系的亲朋好友之间进行的少量资金借贷活动。作为民事主体,夫妻一方向另一方借款,与普通自然人之间的借贷在本质上并无区别,应属民间借贷行为。而我国关于民间借贷的现行法律法规并没有对夫妻之间借贷的禁止性规定,故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符合法律规定。
  
  (三)夫妻间的借贷行为应是夫妻间对个人财产或共同财产的处分行为
  
  依据《婚姻法》的规定,我国夫妻财产实行约定财产制和法定共有制相结合的财产制度。对于法定共有制,《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对法定共有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对此处的处理权,传统观点认为是民法意义上的处分权,有人认为处理权是对如何对共同财产行使所有权的规定。《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十七对此作出了进一步解释,夫或妻在处理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面要而处理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对于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双方应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因此,我们认为,夫妻之间借贷行为系对夫妻的个人财产或共同财产的合意处分,与婚姻法十九条规定的夫妻约定财产无本质的区别。其实质是夫妻共同约定,由夫妻双方将共同财产出借给使用人而形成的夫妻双方与借用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享有债权的夫妻双方,负有义务的是借用方,仅仅存在借用人身份的混同,但并不因此致双方的债权债务混同。
  
  二、夫妻借款的实务现状及《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的分析
  
  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在特定条件下可以请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但对于夫妻借款的返还,则限定于离婚过程中。司法实务,在离婚诉讼中,对于该类问题通常以夫妻共同财产一并处理,但亦有单独判决返还的情况 。实践中,夫妻借款行为有以下特点:(一)借贷的主体间存在特殊的身份关系。与普通的民间借贷或金融借贷不同,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双方具有法律认可的特定的身份关系。出借方与借用方属于法定的配偶关系,双方除了在财产方面存在共有等关系外,还存在着法定的相互扶养、共同抚养教育子女等法定义务。(二)出借财产的来源具有多样性。关于夫妻之间借贷的财产来源主要有以下情况,一是一方以个人财产出借给另一方;二是出借的财产可以部分属于个人财产,部分属于共同财产;三是出借的财产完全是夫妻共同财产;四是一方向亲属、朋友甚至金融机构等借贷后又出借给另一方。(三)借贷目的多样性。关于借贷的目的,可以从出借方和借用方两个方面进行分析,对于出借方出借的财产的目的可能为了支持另一方的工作或事业;也可能为了协助另一方履行相应的一些法定义务,如抚养非婚生子女、赡养父母等;还有可能出借用于购置家庭共用的动产或不动产等。同样对于借用方来说,借贷的目的可能是完全为了个人事务,也可能是为了家庭或夫妻共同事务,还有可能为了履行不属于夫妻共义务范畴的法定义务。(四)借贷手续的非正式性。限于传统的家庭观念,夫妻之间借贷非常随意,一般情况下根本没有正式的借贷手续,夫妻之间出具借条的情形十分少见,即使一些夫妻之间在进行借贷是出具了借条等,借条的内容亦含混不清,往往只是表述为“今借到XX现金XX元”,即使涉及到一些大额的借贷亦是如此。(五)提出返还时间的特定性。当夫妻关系正常时,涉及夫妻间的借贷常常处于“休眠”状态,没有任何人提出返还的请求。一旦夫妻关系出现障碍引发离婚问题或离婚诉讼,借贷问题往往会被提及,出借方可能要求借方返还借款,哪怕有的借贷本身数年甚至数十年之久。因此,夫妻离婚时,亦是引发要求返还夫妻间借款特定的高发时期。
  
  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的适用。按《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夫妻之间订立借款协议,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从事个人经营活动或用于其他个人事务的,应视为双方约定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离婚时可按照借款协议的约定处理的规定。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除了需要意思表示真实,当事人的完全行为能力等生效要件外,其适用还需具备以下条件:一是用于出借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在夫妻之间就其财产适用法定财产制以及约定财产制下的一般共同财产制、限定共同财产制时,由于夫妻之间存在共同财产,一方从夫妻共同财产中借款的行为可能适用本条之规定。而在分别财产制下夫妻双方婚前财产及婚后所得财产全部归各自所有,不存在夫妻共同财产故不可能适用本条之规定 。二是借款用途为借用的个人经营活动或用于其他个人事务。对于个人经营活动,参考以下情形加以判断:(1)投资的财产是否属于一方个人所有,如本条规定情形下的借款,在交付给借款方时所有权即发生转移,即从夫妻共同财产转化为借款方个人的财产;(2)双方是否明确约定经营活动完全由一方负责;(3)实际的经营过程中是否完全由一方进行经营管理,另一方或者家庭其他成员是否参与经营管理(4)投资开办的经营主体是法人的,其财产是否与夫妻共同财产混同 。对于其他个人事务,可以运用排除法加以判断,即看其是否是夫妻应尽的法定义务,或者为共同生活所进行事务,如属于上述两种情形,同一般不属于个人事务。对于除夫妻应尽的法定义务和为家庭生活所进行的事务外的其他事务,一般可以认定为本条规定的一方个人事务。 三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借款并未返还。如果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借款方已全部偿还了借款,则借款协议已履行完毕,债权债务已消灭,自然不存在还款的问题。对于全部未偿还的的借款,适用本条自不待言。对于部分未偿还的,“偿还的一部分借款已经计入夫妻共同财产的总额,在离婚时通过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统一处理,对于未偿还的部分借款,仍可适用本条,在双方未对还款金额作出约定时,离婚时借款方给予出借方未偿还部分借款的一半” 。实际上,本条的规定隐含一个时间条件,即在“离婚时可按借款协议的约定处理”,如果双方不以离婚,单独就借款起诉要求返还,则无相关的规定。
  
  从体系解释及家庭伦理角度分析,《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导致了夫妻共同财产制度逻辑混乱,同时也引发了家庭伦理、义务的相关冲突。从体系解释角度分析,该条规定易造成《婚姻法》第十七、十八、十九条以及《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逻辑混乱。按《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经营性收益”属夫妻共同财产的范畴,而该条又将“个人经营活动”列为个人事务,其隐藏的含义在于将个人经营活动所所得的收益又作为个人财产。《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确立了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为共同债务的原则,而个人债务为例外。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补充规定,但仍未突破该原则框架,只是对一些债务作出了排除的规定。从家庭伦理的角度,该条规定不利于维护家庭和谐,促使当事人履行家庭义务。家庭作为社会的基本单位,兼具抚育、经济、生产等功能,该条规定将个人事务从家庭中进行了相应的剥离,为部分当事人逃避家庭义务提供了借口。从保护债权人的角度,该条规定不利于保护债权人,也不利于维护交易的稳定。夫妻家庭生活具有私密性,夫妻的财产处分行为,很难以他人所能察觉的方式进行公示,作为债权人在夫妻以恶意离婚并约定债务的情况下,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从权利行使的角度看,易引发诉讼时效的抗辩。《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四条规定了在特定的条件下,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可以请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而该条仅规定在“离婚时可以按照借款协议的约定处理”,反过来看就可以认为,夫妻不离婚就不能请求返还。不仅诉讼中易引发当事人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同时又极易造成当事人的财产极大的贬值。
  
  立法者意图对夫妻借款与夫妻的债务进行内个有别的区分,但在该规定不仅未能达到上述目的,反而引发了夫妻财产、债权债务以及家庭义务的混乱。
  
  三、夫妻间借款协议的审查
  
  立法者试图以简单的方式对夫妻借款行为进行处理,虽然与约定财产的原则相符,但由于该条规定过于粗疏,即难以操作,也无法保证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在法律规定不完善的情况下,需在法官在司法过程中发挥司法智慧,以弥补法律规定的不足及缺陷。婚姻家庭案件的审查,应当秉持职权主义的标准,对夫妻的借款协议,应当坚持严格审查的标准,而不能简单以夫妻双方的约定进行处理,否则,易引发婚姻家庭的次生矛盾。结合审判实践,笔者认为需要从以下方面进行审查。
  
  (一)借款的真实性审查
  
  该条规定了“夫妻之间订立借款协议”从文义解释的角度,应当是夫妻双方订立了书面的借款协议。除了借款协议以外,还应当对借款来源、用途、收益,是否是虚构的债务等进行审查,必要是可要求当事人对借款的具体情况进行说明。对于当事人之间未订立书面协议,但确实出借了相应的款项的,也应当认定其真实性。
  
  (二)借款合法性的审查
  
  按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民事活动应当符合法律规定,对于出借款项用于进行非法、违法活动的应当予以收缴。因此,应当对夫妻间借款合法性进行审查,重点应当在出借资金的合法性以及个人经营活动和个人事务的审查。
  
  (三)借款收益的审查
  
  夫妻共同财产制度规定了经营活动的收益、个人财产婚后的收益等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如果夫妻以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经营或者从事个人事务,但相应的收益却真实用于了家庭开支,或者为支持另一方的个人事务所支出,此时的返还则不应当依双方的约定处理,而应当综合考虑收益的使用情况。
  
  四、借款的返还方式
  
  我国在婚姻家庭层面,一直注重发挥家庭的整体功能,对于个体的利益关注不够,体现在财产领域对于家庭共同财产、夫妻共同财产、夫妻个人财产甚至未成年人的财产的规制、保护等方面不系统,引发的诸多的财产冲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夫妻之间借款的规定,无疑加强了个体财产权益的保护,我们认为不能轻易否定夫妻之间借贷行为的效力,从某种角度上说,界于夫妻间的特殊身份关系,以及夫妻共同生活的私密性,对于夫妻借贷行为发生与否的认定应适度放宽。结合我国的相关规定,我们认为,关于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借款问题总体的处理原则应当是:如果没有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可其借款协议的合法性。出借方应当按协议约定予以返还。而因借贷产生的其他财产问题,可以在离婚分割财产时综合考虑对财产的贡献、家事补偿等因素进行分割。具体而言,可按以下方式进行处理:
  
  (一)夫妻一方以个人财产出借给另一方,用于个人事务的,双方有约定,按约定处理。出借人随时可要求借用人返还。
  
  (二)以共同财产出借的,确实用于个人事务,且双方对于返还有约定,可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的规定,按双方约定处理。
  
  (三)以共同财产出借,双方没有约定,约定不明或者不符合《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的规定,应当在离婚时与财产分割一并考虑,而不是单独就借款进行分割。即先将借款金额计入夫妻共同财产后,作为夫妻共同债权,再进行分割。符合婚姻法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规定。
  
  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的分割方式,如果夫妻双方有共同财产50万元,其中出借给一方20万元用于个人事务。则夫妻离婚时可用于分割的财产为30万,可一人分割15万元,另由借用方返还出借方10万元即可。这种方式只考虑到财产的平均分割的情况,对于法院不按平均分割时的情况则适用出现问题。同上例,如果法院认为出借方应当分得夫妻共同财产的70%,那么出借方可分得的财产为21万元,另外由借用方再返还出借方10万元。
  
  我们认为,合理的处理方式应当先将出借方的20万元计算夫妻共同财产(共同的债权),离婚时从综合后的财产中再进行分割,更符合进行的法律规定。按上述,如果夫妻双方离婚时财产价值为30万元,加上出借方的借款20万元,夫妻双方共同可用于分割的财产为50万元,出借方应分得的金额为35万元(50×70%)。
  
  五、结语
  
  因婚姻而形成的家庭,传统中一直视夫妻为一体,漠视了夫妻的个体利益,现代的婚姻家庭制度加强了对夫妻个体权益的保护,但考虑个体权益的同时,仍应考察夫妻的家庭义务、家庭共同生活付等问题。对于夫妻间的借款行为,涉及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共同债务以及夫妻个人债务的问题,在立法层面应当保持法律规定的统一性,避免引发法律规定的冲突,甚至引发同一法律规定的矛盾。在婚姻家庭的审理过程中,要强化法院的职权干预,在适用法律上要充分运用法律对婚姻家庭的规制引导作用,促进当事人积极履行家庭义务,培育和谐共生的婚姻家庭理念,而不是单纯将财产关系从婚姻家庭中进行剥离处理,否则既无法有效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亦无法确保婚姻家庭的稳定性,培育正确的婚姻家庭观念。
  
  作者:陈明
编辑: 测试编辑

相关热词搜索:债务 夫妻

上一篇: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之重塑
下一篇:非婚同居的财产关系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