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主办 四川法制报社承办

关注:

首页 > 理论实务 > 理论研究 >

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之重塑
【 2017-07-04 11:13:11 】 【 来源:本站 】 【 阅读:

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之重塑
  
——以配偶个人名义对外负债为切入点
  
  摘要:我国现行法律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推定,在需要促进社会经济蓬勃发展的时期,有利于提高市场交易效率,保护债权人交易安全,以及在提高诉讼效率方面皆有积极的作用。但是,对于配偶中没有举债的一方证明债权人“主观知道夫妻对个人财产的约定”和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的行为,该举证责任实在过于严苛。我国夫妻共同债务的现行推定制度未对债务性质作明确区分,本文将根据家事代理类债务、非家事类债务以及在夫妻共同财产制和个人财产制下实行分类的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制度。并且,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排除无偿担保、非法债务等特殊类型的债务。
  
  关键字:夫妻共同债务;共同财产制;共同债务推定
  
  一、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之困境
  
  (一)典型案例实证分析
  
  案例一:叶某诉称,2011年10月1日,曾某向叶某借款90000元;2011年10月10日,曾某分两次向叶某借款100000元;2011年10月28日,曾某向叶某借款120000元;2011年12月29日,曾某向叶某借款50000元;曾某向叶某借款共计360000元,以上五笔借款曾某分别向叶某出具了借条,5笔借款均以现金方式交付。叶某向法院起诉要求曾某及其配偶毛某偿还借款360000元及利息。毛某辩称,对曾某向叶某借款360000元的情况并不知情。叶某提供的四份借条是在一个月内连续出具,其中一份借条上书写有两笔借款,并且借款日期也有改动。并且,叶某知晓曾某与毛某于2012年6月15日协议离婚,当时叶某未起诉,现曾某下落不明后才向法院提起诉讼,不排除叶某有恶意诉讼之嫌。另外,毛某举证证明借款发生期间,毛某与曾某家庭经营的加油站租赁给石化公司,获得上百万租金,家庭无须举债。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毛某出具了相关证据证明了曾某向叶某借款期间,毛某和曾某的家庭无须举债的事实,认定该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判决由曾某偿还叶某借款。二审法院审理后,改判为夫妻共同债务。
  
  该案一审法官通过庭审,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运用自由心证认定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二审法官严格按照现行法律,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认定案涉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案例二:周某与高某从事化工材料销售认识,2014年7月,高某向周某借款350000元,并出具借条一份。周某筹集了350000元现金支付给被告。周某向法院起诉要求高某及其配偶罗某偿还借款350000元。高某辩称该债务系赌债。罗某辩称现罗某与高某已离异,债务虽然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对该债务并不知情,后得知系赌债,未用于家庭开支。高某与罗某提供照片四张,证明周某安排人找高某收款,照片中的人声称帮周某收赌债;提供证人张某的证言,证明曾听案外人陈某说周某安装作弊装置导致高某输掉大量金钱,以及打麻将的茶楼不是周某的茶楼;提供证人陈某的证言,证明看见有人找罗某收取欠款,听说是赌债。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高某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是赌债,该债务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罗某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周某与高某约定该债务为个人债务,故判决高某与罗某共同偿还周某借款350000元。二审该案以调解结案,高某与罗某向周某支付部分款项。
  
  该案高某与罗某提供的照片缺乏其他证据印证,不能证明照片内容与本案有关。张某的证言证明打麻将的茶楼不是周某的,关于周某安装作弊装置的事情系听说,并不直接清楚周某安装作弊装置及高某欠赌债的事实。陈某的证言仅证明看见有人找罗某收欠款,听说是赌债。高某和罗某提供的均是证明效力较低的间接证据和传来证据,间接证据未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能证明高某所欠周某的债务是赌债,更难证明系高某个人债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确立的证据规则 ,法官综合考量后采信周某提供的证据效力较高的直接证据——借条原件。
  
  根据现行法律规定,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是将举证责任分配给夫妻中非以自己名义对外举债的一方,证明“债权人知道”的主观意识。上述两案,对于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夫或妻一方举证困难之境可见一斑。
  
  (二)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法律现状
  
  1.现行法律规定
  
  我国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法律规定主要见于《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一》)第十八条规定“婚姻法第十九条所称‘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夫妻一方对此负有举证责任”。《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的,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偿还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现行法律体系下,《婚姻法》第四十条的规定,是否可以理解为只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才属于共同债务?而要证明所借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更是困难重重。故法律规定了除外情形:一是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二是债权人知道夫妻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除外情形确实可以对简化诉讼程序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让非以自己名义借款的一方举证证明债权人的主观意识是否“强人所难”?
  
  2.实务中的困惑
  
  庭审是在各方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参加下,法官通过各方所举证据以及对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询问,依照法定程序和形式,查明案件事实的活动。案件可能纷繁复杂,难以还原案件事实,法官只能根据法律程序和证据规则以及生活经验法则,推断出法律事实。
  
  笔者发现,根据现行法律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确实减少了法官对事实认定的难度,但可能会引发法官内心公平、正义价值的冲突。“这一规定在实践中容易造成法官解读适用的困惑与冲突,造成审判结果的实质不公正,将非举债一方配偶置于不利地位,侵犯其财产权益。” 通过庭审,非举债一方配偶的所举证据即使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但法官会形成一定程度的内心确信。我国是成文法国家,法官根据职业操守和对法律的崇敬,最终会作出遵循法律的判决。
  
  二、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之追根溯源
  
  (一)夫妻共同债务的界定
  
  “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或一方为维持共同生活的需要,或出于为共同生活的目的从事经营活动所引起的债务。”   该定义明确了夫妻共同债务的性质即是为了共同生活目的从事的生活及经营需要而产生的债务。阐明了夫妻之间利益共享、困难共担。但该定义未区分不同夫妻财产制下的夫妻共同债务承担责任的范围。
  
  我国法律对夫妻财产制的规定非一元化,明确赋予了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没有约定才适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可见,对于夫妻共同债务区分不同财产制下的认定是有法律基础的,权利与义务应当对等。当然,基于夫妻之间的亲密关系,外人难以以知晓其财产状况,部分性质的债务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笔者将对该类型的债务在下文进行阐述。
  
  “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只要是为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均应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双方承担无限连带偿还责任。” 共同债务是基于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在共同财产制下,应当由夫妻共同承担。在夫妻分别财产制下,基于共同生活情况下产生的债务,也应当由夫妻共同承担。但在现行的夫妻共同债务推定制度下,配偶一方以自己名义对外负债,由非以自己名义对外举债的一方举证证明债权人知道夫妻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以及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约定为个人债务,举证维艰,实则扩大夫妻一方的义务范围。故配偶一方以其个人名义在对外经济活动中所产生的经济纠纷应当区分债务性质,而不是一概而论。
  
  (二)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现行举证责任分配
  
  1.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规定
  
  举证责任分配是指举证责任在诉讼主体之间的合理分配,负有举证责任的诉讼主体对自己的主张必须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否则承担不利后果。举证责任分配包括两个内涵:一是行为责任,提出证据;二是结果责任,承担不利后果。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是举证责任的核心问题,目前《民事诉讼法》明确了两项原则“谁主张、谁举证”“举证责任倒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一般原则,原告因民事活动提起诉讼,理应由其承担举证责任。当然,基于原、被告实力悬殊太大,如果所有类型的案件均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势必造成原、被告诉讼地位严重失衡,导致实质不公平。故法律对“谁主张、谁举证”的一般原则之外,制定“举证责任倒置”的特殊原则。但严格限制“举证责任倒置”的外延,必须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不能随意扩大。如高度危险作业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加害人就受害人故意造成损害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因缺陷产品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产品的生产者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承担举证责任等。法律特定的例外情形,明显为被告较之原告实力甚强,法律慎重作出平衡的选择。而在平等的债权债务关系中,举证责任都应该严格遵守“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
  
  2.夫妻共同债务举证责任分配的反思
  
  根据前面的论述,我国现行的法律体制下,配偶非以自己名义对外产生债务的一方,如不能证明债权人知道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债权人知道夫妻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的情形之外,法律直接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推定制度设定的意义是改变证明责任分配的一般规则,而证明责任制度的本质是不利后果的承担,即不能有效承担证明责任一方承担败诉的后果。因此,证明责任制度就是一种风险分配制度,亦即诉讼利益分配制度。” 直接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确实提高了诉讼效率,降低了夫妻逃避债务的可能性,但没有对债务的性质作出实质审查,过度保护了债权人利益。
  
  “作为一种末位的证明方式,事实推定正是在其他证明方法无效情形之下,最后才可以采用的一种证明方法。” 债权债务关系发生在平等的民事主体之间,无论是个人对外债务,还是夫妻共同对外债务,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都属于平等债权债务关系,应当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并且,一般情况下,债权人实则处于优势地位,有控制风险的能力,应当运用理性思维,尽到注意义务。但是,基于夫妻身份私密性的特征,如果将举证责任完全划分给债权人,那么又将走向另一个极端。届时,债权人对于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将举证维艰。笔者的意见是区分债务性质,有条件的举证责任倒置。
  
  三、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之路径
  
  (一)推定制度
  
  1.直接推定
  
  日常家事代理类债务作为夫妻共同债务是共识,此类债务不需要区分夫妻共同财产制和个人财产制,体现了“共同生活或经营性事务”的共同利益。家事代理类债务中配偶任何一方以自己名义对外所负债务,应当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有理由相信是夫妻共同意思表示,如果家事代理皆须夫妻共同追认,那么将干扰健康的市场经济的活跃度。如与我国最接近的以夫妻共同财产制为法定财产制的《法国民法典》第1409条规定:“共同财产的负债由以下所列构成:(1)依第220条的规定,为维持家庭日常开支与子女教育的费用, 夫妻应当负担的生活费用以及缔结的债务,属于永久性债务”。此类债务很容易分辨,如购买日常用品、教育费用以及为生产经营需要所产生的债务。
  
  2.附条件推定
  
  非家事类债务,如难以查明缘由的借款,如本文上述的两个案例。此类借款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非举债方如不能证明债权人知道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则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但举债方以其财产承担无限责任,非举债方以其共同财产承担责任。债务与责任相伴,债务人对债权人所负的债务原则上应当以其全部财产作为担保,此为举债人的责任。但此类债务不属于家事代理,债权人应当对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尽到谨慎义务。故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难以查明债务性质及用途时,非举债方不能证明债务发生时债权人与债务人约定为个人债务的,应当承担共同债务的责任,但是只能以夫妻共同财产作为债的担保。
  
  (二)举证责任回归
  
  个人财产制下的非家事代理类债务,应当严格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即举证责任分配给债权人。“主张夫或妻一方的对外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当事人仍负有证明该项债务确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 在共同财产制下的非家事代理类债务附条件的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是因为债务性质不明、用途不明,但债权人有理由相信一方负债的利益归入了夫妻共同财产。在个人财产制下夫妻各自财产的权属明确,非举债方举证证明债务发生时夫妻双方约定了个人财产制并已对外公示,可以是形式登记,债务则应当由举债方个人承担。在此对债权人进行了善意第三人排除,即不考虑其在债务发生时是否明确知道夫妻的财产制类型。债权人在债权债务发生时,具有优势地位,要求债务人的配偶表达系共同债务的合意并非艰难之事。例如,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的配偶在借条上签字确认。此类债务的举证责任由债权人承担,可以促使债权人履行谨慎义务。
  
  (三)直接排除
  
  立法的过程是价值衡量与选择的过程,权利与义务应具有一致性。夫妻共同债务推定实质是在夫妻个人利益与债权人利益之间进行利益衡量与选择的结果。但法律通过对权利义务的合理分配对社会进行调整时,应当保持社会权利义务总体平衡。为体现公平正义,在对夫妻共同债务进行正向认定的同时,有必要对部分类型的债务进行排除。例如:1.配偶一方从事违法犯罪行为产生的债务,如赌博、吸毒等;2.配偶一方为第三人提供无偿保证形成的债务;3.明显违背公序良俗产生的债务。
  
  作者:蒲彦仪
编辑: 测试编辑

相关热词搜索:债务 夫妻

上一篇:就《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9条的浅要分析
下一篇:夫妻间约定债务的返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