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主办 四川法制报社承办

关注:

首页 > 理论实务 > 理论研究 >

关于夫妻之间的借贷问题分析
【 2016-03-17 14:15:00 】 【 来源:陈明 】 【 阅读:

  在我国传统的婚姻财产领域,重点关注夫妻财产共有情形,对于夫妻个体财产利益关注较少。从立法的层面看,婚姻立法更多是注重对财产的静态权属的保护、调整,对于夫妻财产的动态调整、保护以及夫妻个体财产的调整、保护的规范严重缺失。婚姻法及婚姻法司法解释(一)、(二),均未对夫妻间的借贷行为进行规制。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规定“夫妻之间订立借款协议,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从事个人经营活动或用于其他个人事务的,应视为双方约定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离婚时可按照借款协议的约定处理”。这一规定明确认可了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但审判实践中,夫妻之间的借贷情形千差万别,如何正确适用本条规定,亦成为审判的难点之一。
  
  一、关于的夫妻借贷的特点
  
  很多离婚诉讼中均存在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法院对于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的处理模式亦大相径庭,在审判实践中,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呈现以下特点。
  
  (一)借贷的主体间存在特殊的身份关系
  
  与普通的民间借贷或金融借贷不同,在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中,双方具有法律认可的特定的身份关系。出借方与借用方属于法定的配偶关系,双方除了在财产方面存在共有等关系外,还存在着法定的相互扶养、共同抚养教育子女等法定义务。
  
  (二)出借财产的来源具有多样性
  
  关于夫妻之间借贷的财产来源主要有以下情况:一是一方以个人财产出借给另一方;二是出借的财产可以部分属于个人财产,部分属于共同财产;三是出借的财产完全是夫妻共同财产;四是一方向亲属、朋友甚至金融机构等借贷后再出借给另一方。
  
  (三)借贷目的多样性
  
  关于借贷的目的,可以从出借方和借用方多个方面进行分析,对于出借方出借的财产的目的可能为了支持另一方的工作或事业;也可能为了协助另一方履行相应的一些法定义务,如抚养非婚生子女、赡养父母等;还有可能用于购置家庭共用的动产或不动产等。同样地,对于借用方来说,借贷的目的可能是完全为了个人事务,也可能是为了家庭或夫妻共同事务,还有可能为了履行不属于夫妻共义务范畴的法定义务。
  
  (四)借贷手续的非正式性
  
  限于传统的家庭观念,夫妻之间借贷非常随意,一般情况下根本没有正式的借贷手续,夫妻之间出具借条的情形十分少见,即使一些夫妻之间在进行借贷时出具了借条等,借条的内容亦含混不清,往往只是表述为“今借到XX现金XX元”,即使涉及到一些大额的借贷亦是如此。
  
  (五)提出返还时间的特定性
  
  当夫妻关系正常时,涉及夫妻间的借贷常常处于“休眠”状态,没有任何人提出返还的请求。一旦夫妻关系出现障碍引发离婚问题或离婚诉讼,借贷问题往往会被提及,出借方可能要求借用方返还借款,有的借贷存续的时间可能达数年甚至数十年之久。因此,夫妻离婚时,亦是引发要求返还夫妻间借款的高发时期。
  
  二、关于夫妻借贷的性质
  
  婚姻家庭问题,涉及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处分等行为,属于民事法律调整的范畴,分析婚姻家事问题,不应只限于婚姻家庭本身,应当结合整个民事法律的发展情况,将婚姻家庭问题置于社会发展的现实进行分析。
  
  (一)夫妻间的借贷行为系民事法律行为
  
  《民法通则》第五十四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是公民或者法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合法行为。从字面意思理解,民事法律行为系合法行为,实施行为的主体为公民或法人,行为的内容为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民法通则》第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条对民事法律行为具备的要件、形式以及民事法律行为约束作出了具体规定。按《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三个条件,一是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二是意思表示真实;三是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根据上述的规定,夫妻间的借贷行为属于民事法律行为。
  
  1.夫妻均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
  
  我国对于公民的行为能力的规定,通常是以年龄为界限进行的划分。《民法通则》第十一条规定,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对于结婚,年龄亦是必备条件之一,且结婚的年龄下限已高于完全行为能力的年龄上限。《婚姻法》的第六条规定了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因此,夫妻婚后均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2.双方的借贷意思表示真实
  
  夫妻双方的借贷需双方有借贷的合意,并且从出借一方将资金所有权转移至另一方,以此建立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如果无缺少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借贷行为即不能完成。因此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是双方合意,将财产出借给另一方的真实意思表示。
  
  3.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
  
  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属于民事法律调整范畴,在民事领域法律不禁止即为许可,同时我国现行的相关法律法规亦未禁止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
  
  (二)夫妻间的借贷行为属民间借贷行为
  
  民间借贷行为属于合同行,按合同法的规定,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借款合同采用书面形式,但自然人之间借款另有约定的除外。在合同法领域从未禁止自然人之间的借贷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就规定,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自然人是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最为原始和传统的行为主体。民间借贷的最初发端也是自然人基于个人或家庭生活、生活等基本消费需求而在存有血缘关系、地缘关系的亲朋好友之间进行的少量资金借贷活动。作为民事主体,夫妻一方向另一方借款,与普通自然人之间的借贷在本质上并无区别,应属民间借贷行为。而我国关于民间借贷的现行法律法规并没有对夫妻之间借贷作出禁止性规定,故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符合法律规定。
  
  (三)夫妻间的借贷行为是夫妻间对个人财产或共同财产的处分行为
  
  依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我国夫妻财产实行约定财产制和法定共有制相结合的财产制度。对于法定共有制,《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对法定共有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对此处的处理权,传统观点认为是民法意义上的处分权,有人认为处理权是对如何对共同财产行使所有权的规定。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十七条对此作出了进一步解释,夫或妻在处理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对于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双方应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夫妻之间借贷行为系对夫妻的个人财产或共同财产的合意处分,与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的夫妻约定财产没有本质区别。其实质是夫妻共同约定,将财产出借给使用人而形成的出借人(可能是夫妻双方,也可能是夫妻一方)与借用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享有债权的为出借方,负有义务的是借用方,仅仅可能存在身份的混同。
  
  三、夫妻间借贷行为的处理
  
  在立法层面,我国一直倡导“宜粗不宜细”,原则性规定较多,具体操作层面的规范不足。尤其是对于婚姻家庭中的财产问题,规范严重缺失。对于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不同的法院可能会作出截然不同的判决。比如2008年山东曲阜法院判决的曹某与妻子贾某的借款纠纷案,2001年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判决的小舟与妻子倩倩的借款纠纷案。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对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的行为进行了部分规范。
  
  (一)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的适用条件
  
  按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夫妻之间订立借款协议,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从事个人经营活动或用于其他个人事务的,应视为双方约定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离婚时可按照借款协议的约定处理的规定。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除了需要意思表示真实,当事人的完全行为能力等生效要件外,其适用还需具备以下条件:
  
  1.用于出借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
  
  在夫妻之间就其财产适用法定财产制以及约定财产制下的一般共同财产制、限定共同财产制时,由于夫妻之间存在共同财产,一方从夫妻共同财产中借款的行为可能适用本条之规定。而在分别财产制下夫妻双方婚前财产及婚后所得财产全部归各自所有,不存在夫妻共同财产故不可能适用本条之规定。
  
  2.借款用途为个人经营活动或其他个人事务
  
  对于个人经营活动,参考以下情形加以判断:(1)投资的财产是否属于一方个人所有,如本条规定情形下的借款,在交付给借款方时所有权即发生转移,即从夫妻共同财产转化为借款方个人的财产;(2)双方是否明确约定经营活动完全由一方负责;(3)实际的经营过程中是否完全由一方进行经营管理,另一方或者家庭其他成员是否参与经营管理;(4)投资开办的经营主体是法人的,其财产是否与夫妻共同财产混同。
  
  对于其他个人事务,可以运用排除法加以判断,即看其是否是夫妻应尽的法定义务,或者为共同生活所进行事务,如属于上述两种情形,同一般不属于个人事务。对于除夫妻应尽的法定义务和为家庭生活所进行的事务外的其他事务,一般可以认定为本条规定的一方个人事务。
  
  3.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借款并未返还
  
  如果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借款方已全部偿还了借款,则借款协议已完毕,债权债务已消灭,自然不存在还款的问题。
  
  对于全部未偿还的的借款,适用本条自不待言。
  
  对于部分未偿还的,“偿还的一部分借款已经计入夫妻共同财产的总额,在离婚时通过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统一处理,对于未偿还的部分借款,仍可适用本条,在双方未对还款金额作出约定时,离婚时借款方给予出借方未偿还部分借款的一半”。
  
  实际上,本条的规定隐含一个时间条件,即在“离婚时可按借款协议的约定处理”,如果双方并不离婚,而单独就借款起诉要求返还,则无相关的规定。
  
  (二)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存在的问题
  
  1.该条规定缺乏可操作性
  
  现实生活中,夫妻之间的借贷行为不可能与金融借贷或民间借贷一样,有较详细的协议约定,实际夫妻之间的借贷通常仅仅表述为“借到XXX现金X元”对于借款的用途、尤其是还款的问题等并不进行约定,对于这种约定不明的情况如何处理?夫妻的财产存在多种形态,可能有夫妻共同财产的份额,可能有个人财产的混同等因素,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本身就存在难度。
  
  2.与现行的夫妻财产制度有冲突
  
  按照《婚姻法》第十七条的规定,生产、经营性收益为夫妻共同财产;《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一方以个人财产投资取得的收益属“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根据上述规定,个人经营活动的收益应当归入夫妻共同财产的范畴,即借款人用借款从事经营活动的收益应当由夫妻共同所有,借款人的借款也需按协议进行清偿,对于借用人来说显失公平。
  
  3.提出返还借款的时间限制不合理
  
  按婚姻法及相关规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因特殊原因可以请求夫妻共同财产,而对于夫妻之间的却规定在离婚时“按协议处理”,不利于当事人权利的保护。尤其是夫妻关系恶化,或者一方有意选择分居时,容易导致出借款项无法收回,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情况。
  
  (三)关于夫妻间借贷问题的处理建议
  
  我国在婚姻家庭层面,一直注重发挥家庭的整体功能,对于个体的利益关注不够,体现在财产领域对于家庭共同财产、夫妻共同财产、夫妻个人财产甚至未成年人的财产的规制、保护等方面不系统,引发了诸多的财产冲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夫妻之间借款的规定,无疑加强了个体财产权益的保护,从私法意思自治的角度,不能轻易否定夫妻之间借贷行为的效力,从某种角度上说,界于夫妻间的特殊身份关系,以及夫妻共同生活的私密性,对于夫妻借贷行为发生与否的认定应适度放宽。结合我国的相关规定,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借款问题总体的处理原则应当是:如果没有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可其借款协议的合法性。出借方应当按协议约定予以返还。而因借贷产生的其他财产问题,可以在离婚分割财产时综合考虑对财产的贡献、家事补偿等因素进行分割。具体而言,可按以下方式进行处理:
  
  1.夫妻一方以个人财产或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双方有约定,按约定处理。如果双方对于借款返还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以个人财产出借的,可以随时要求返还;以共同财产出借的,除有特殊情况外,原则上在离婚时提出。
  
  2.以共同财产出借的,对于返还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应当在离婚时与财产分割一并考虑,而不是单独就借款进行分割,应当将出借款计算至夫妻财产的净值,再进行分割。
  
  按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六条的分割方式,如果夫妻双方有共同财产50万元,其中出借给一方20万元用于个人事务,则夫妻离婚时可用于分割的财产为30万,平均分割的情况下,可一人分割15万元,另由借用方返还出借方10万元。在财产不平均分割的情况下,这样分割则有失公平。
  
  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用于出借的财产实质为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对于该债权应当纳入财产中一并进行分割。具体方式是,先将出借财产作为财产净值增加至夫妻共同财产,再进行分割。如上例,如果夫妻有共同财产50万元,其中出借给一方20万元用于个人事务。则离婚时可用于分割的财产为30万元,加上债权20万元,夫妻财产的净值为50万元,平均分割的情况下,出借方先从现存共同财产中分得25万元,其余分割给借用方即可。如果法院考虑给出借方分得共同财产中的70%,则出借方可分得的共同财产为35万元,即将现存的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给出借方,另行由借用方支付出借方5万元即可。这样分割,既保持了婚姻法财产分割的统一性,又便于实践操作。
  
  结论
  
  对于夫妻间的借贷行为,除非一些特别的情况(如有的为了维系夫妻关系,出具借条,但未真正支付相应款项)外,无论其出借的目的如何,应当认可其合法性。对于款项的返还,有约定的按约定,无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如果以个人财产出借的,可随时要求返还,如果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的,原则上在离婚时才能要求返还。
  
  至于如何返还,双方有约定按约定;无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如果以个人财产出借的,应当返还相应的款项,如果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的,应将借款计入夫妻财产的净值,结合夫妻财产的分割一并进行考虑,而不是对借款单独进行分割或处理。
编辑: 测试编辑

相关热词搜索:夫妻 之间 问题

上一篇:关于离婚制度的反思与完善 ——以行为能力欠缺人婚姻问题为视角
下一篇:环境公益诉讼诉前程序相关问题研究